蜥蜴咭咭咭

[太中]隨筆1

*上課時打瞌睡時閃過的靈感
*糖之OOC
*祝食用愉快

@慕然 @浮世绘清歌 @Vinerius\魅音 @希尔瑞斯 @文佑 

身為令人聞風喪膽的「雙黑」——太宰治與中原中也兩人,其實小的時候曾發生過一件事。

那時候兩人已經經由森鷗外及尾崎紅葉的安排組成了搭擋,時不時地一起訓練;不過這時的他們還不足以勝任黨內工作,因此除訓練和課程外,兩人的導師常將時間留給這兩名注定只能生活在暗處的孩子作為補償,至少有些機會能在童年畫上幾筆絢爛的色彩。

不過這會兒,我們僅能瞧見中原中也被尾崎紅葉關在書房接受披著訓練之名的懲罰,四周堆滿了五彩繽紛的色紙及斑斕的紙條,表情能說有多扭曲就有多扭曲。

「該·死·的·太·宰·治——」中原中也咬牙切齒地將聲音從牙縫中擠出,今天因為禁不起太宰的挑釁,仗著自己體術在行和身高優勢(很遺憾地,中原中也在不久之後便會失去這個優勢)便暴打了太宰一頓,但才沒打幾下,就被紅葉大姊看見並狠狠地修理了一頓,而太宰躲在紅葉的背後賊笑地看著中也聳拉著腦袋聽訓。

「太宰,你先回去;中也,跟我過來!」



就這樣,太宰在原地笑著目送中也被紅葉拎回去。



歸途中,中原中也一如既往地向尾崎紅葉提出抗議:

「紅葉大姊!明明就是太宰先惹我的!」

「我知道,你們有哪一次不是這樣吵起來的?」

「⋯那為什麼都只罵我?」中原中也委屈地癟了癟嘴。

紅葉嘆了口氣:「中也啊,我應該也跟你說過很多次了;你作為我的學生,應該要知道該如何好好收斂自己的脾氣,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法,而且絕對不能如此急躁,否則當你正式成為黑手黨的主幹時,要怎麼管理你的手下、完美地完成你的任務和為組織帶來最大的利益?」

「⋯⋯。」

紅葉瞄了眼自家學生,看得出來這孩子還在氣頭上,完全沒把她剛剛說的一字一句好好地聽到心裏去。她想了想,思考究竟該如何訓練自家學生的耐心與沈穩;終於在兩人回到她的宅邸的時候公佈了對中原中也的處罰。


「中也君,你就好好地待在書房裡,把所有的色紙摺成玫瑰花;紙條摺成星星,直到摺完前,除訓練、課程和特殊情況,只能待在這裡。聽明白了嗎?」

「⋯是。」中原中也臉有一點點扭曲,但礙於在眼前的是自己尊敬的老師,他只敢偷偷埋怨,不敢吭聲。



這就是為什麼中原中也關在書房內,和一堆紙玫瑰及紙星星為伍;另一旁則是成堆的紙及紙條。中原中也覺得自己活脫脫就像待在《侏儒妖》中那座堆滿預備變成金線的稻草的倉庫內,只是他不是故事裡的女主角,而是那名名叫羅姆培爾史提茲欽的小矮人,不斷地將紙變成漂亮的工藝品——只是是一個個慢慢摺,他才沒那等魔力;而且還沒人來幫他,不做又會被紅葉姊「處死」⋯⋯

越想越委屈,對太宰治的怨恨就更上一層樓,中原中也決定下次一樣要暴打太宰治一頓,而且一定要拖到完全沒人的地方執行!如此想著,中原中也加快了摺紙的速度。



「呼啊~好無聊,那隻蛞蝓這幾天到底跑到哪去了?明明上課和訓練時都有看到。」該次事件後隔幾天,難得清閒只想鬧中也的某人待在經常逗弄中也的庭院望著天空喃喃自語。

不會還沒懲罰完吧?依紅葉姊的個性,這種事情平常最多只會被罰禁足一至兩天的,光是這樣就足夠中也受的,這次怎麼那麼奇怪?

與其在這想破頭,還不如直接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向在這種事上行動力超強的太宰治馬上動身潛入紅葉宅邸去一探究竟。

畢竟也去過很多次,因此太宰治毫無困難地在屋裡尋找,不久後就找到了待在書房的中原中也——與滿坑滿谷的玫瑰加星星。


「哇啊——中也!你什麼時候轉性開始只待在屋裡玩摺紙啊?還摺一堆玫瑰和星星?怎麼,有喜歡的女生了?喜歡到要準備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外加可以串成銀河的星星來告白?相信我,你絕對不可能成功的,因為你只是隻蛞蝓嘛⋯⋯」
「給我閉上你那張臭嘴,死青鯖。」雖然句子一樣簡要狠毒,但不知道是否因為尾崎紅葉的方法奏效,中原中也的語氣平靜得不可思議,讓太宰治愣了一下。

「這是紅葉大姊的懲罰,說是要訓練耐性和脾氣。但等這處罰結束後,你就把脖子洗乾淨等著,我一樣會去揍你!」中原中也咬緊牙關回道。

「啊~啊~你看你這個樣子,訓練根本沒有用嘛~還不如出來找我玩比較不浪費時間。」

「找你玩?我看是被你玩吧?而且我本來就沒那麼急躁,都是你害的!」

「不然我來幫你,算做賠罪?」

「不需要,你給我滾,有你在我更麻煩,除了要擔心你會不會毀掉我的成品,還要擔心你時不時的煩我!」

「好吧。難得我想幫你,既然我只會惹麻煩,那我還是出去好了。」太宰治很乾脆的站起、準備轉身離開,眼裏閃過一絲失落。

中原中也愣愣地看著這樣的太宰治,於心不忍的叫住了他:「好啦,讓你幫忙,別走啦!」




——所以說為什麼他要留下這個大麻煩啊?


「中也,你那邊沒摺好⋯⋯」

「中也,你那邊沒拗好能看嗎?」

「中也,手勁小一點,那朵花要被你捏爛了!」

「吵死了你給我閉嘴!」中原中也將花捏得更緊了。

「我是在幫你,這樣才能早點出去!」

「我倒覺得你只是在一旁指揮干擾,有什麼用啊?」

「嘖,蛞蝓真無良,我也有在動作你眼睛是長到外太空去了嗎?」

「蛤?你有種再說一遍!死青鯖!」

「好啦蛞蝓,廢話不多說,拿來吧,再吵就要把大姊引來了。」太宰治接過被中原中也摧殘的花,稍為整理一下就丟到身邊的花堆中。


——花堆!?


「⋯⋯也太快!你旁邊那堆花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摺那麼快啊?曾想被淹死在玫瑰裡所以練的嗎?」中原中也雙眼瞪大的問。

「我好心幫你你還這樣說我,你這樣對嗎?」太宰治做出痛心疾首的樣子:「果然幫你是錯誤的決定,還不如去研究怎麼自殺還比較實在。」

「你!」中原中也氣結。

「唉⋯因為愛麗絲小姐有時會吵著要花之類的,所以我只能摺給他啦!這樣你滿意了吧?」

「嘖。」

「你那是什麼反應啊⋯⋯」

就這樣,兩人嘴上吵吵鬧鬧,但雙手仍不停的動作,終於在幾天之後將所有的紙張和紙條全變成玫瑰和星星了。而在懲罰期間,其實尾崎紅葉有過來看過,雖然發現太宰治在幫忙解決那堆紙,但她也沒說什麼,僅是偷偷的看了一會兒便離開。就算是兩人的默契訓練吧,她這樣想著。

不得不說,滿屋的花和星星真的很壯觀,讓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忍不住站著看了一陣。

「如果蛞蝓真的這樣做,應該會告白成功吧?女孩子們會很感動的。」

「感動個鬼,我現在只覺得手很酸。」中原中也面無表情的說。


之後,中原中也自行將這堆困擾他多天的成品交給尾崎紅葉,尾崎紅葉說了:

「還蠻快的嘛,果然兩個人一起做速度快很多?」

「!?大姊!!!」

「我早就知道了,不追究。」

「⋯謝謝大姊。」小中也在心裡捏了把冷汗。

「透過這次懲罰,我希望你能多點耐心,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氣和懂得好好跟你的搭檔相處;畢竟你們之後都要把自己的命交到對方手上,不好好相處一定會吃很多苦頭,黑手黨不是個輕鬆簡單過日子的組織,往後你們所要背負的只會越來越沈重,你聽懂了嗎?」

「懂了。」

「好了,去玩吧。明天給你放天假⋯對了⋯⋯」

「?」

「你要不要拿點你摺的送給太宰?當作幫你的謝禮。」

「⋯為什麼要送玫瑰和星星給他啊!?」

「看你嘍。」

「⋯那剩下的要用來做什麼?」

「喔,拿去分送給成員,他們可以送給想送的人?」

「⋯⋯。」中原中也覺得自己被當成免費童工,做東西專門用來跟黑手黨的成員們搏感情。

但中原中也最終還是拿了一些走,一隻藍色的玫瑰,和一把大小不一的斑斕繁星。


翌日,中原中也在空閒的時間將拿塑膠袋隨意裝起的玫瑰和星星一把甩到太宰治的臉上。


「⋯蛞蝓?你這是要跟我告白嗎?我可跟一般女孩子不一樣那麼好騙啊~」

「你在說什麼鬼話誰要跟你告白啊!!!」中原中也覺得自己快腦中風了。

「不然這是做什麼?」

「⋯謝禮,大姊要我送的。謝謝你幫我。你不喜歡就丟掉吧。」中也將微紅的臉撇到一旁,小聲的說。

「⋯噗,謝啦。」中也聞言,將目光轉向太宰治;只見太宰背著陽光,少見的笑得燦爛真誠,相當開心。


原來太宰也有這樣笑的時候。中原中也悄悄地想著,把太宰治此刻的笑容刻在心裏。


-----------------------------------------

時光來到太宰治叛逃黑手黨的四年後。


某日,中原中也難得有假,便自己跑出來逛街採買,卻好死不死從餘光中捕捉到一抹卡其色。他往右看,果然是太宰治。


「現在敢出現在我眼前,看來是想被抓回去處刑嘛,前·幹·部·大·人。」

「唉唉幹嘛那麼兇~果然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長進啊小矮人~」

「啊?你討打嗎???」

「中也啊,我雖然喜歡自殺但不代表我就是個被虐狂啊,而且我今天是有委託才會來這裡,誰知道會在這裡遇見你啊,蛞蝓?」太宰治笑得一臉無害。

中原中也才不吃他這一套,他轉過去繼續挑他需要的東西:「那有事還不趕快去處理,杵在這邊做什麼?我今天休假才沒那個精力來收拾你。」

「我知道啊,話說我事情也辦完了,等等要來我這邊坐坐嗎?」太宰治移動到中原中也的身側。

「憑什麼?」中原中也丟了個嫌棄的眼神給他。

「當初直接丟下我這個搭檔還炸了我的車,你還有臉找我去你那邊坐?作夢!」

「我又不會做什麼,你就去一下嘛反正你也在放假啊,嗯?」

「不要!」


儘管中原中也卯足全力,試圖將太宰治驅逐出他難得的假日,但成效不彰,他最後被太宰治煩到鬆口答應去坐坐。

「就一下下。」中原中也煩躁的說。

「好好~」


太宰治將中原中也手中的袋子接過去一些,很自然地跟他並肩走在一起。到底臉皮是有多厚?中也腹誹。


但有多久沒這樣並肩而行了?


記得以前曾送過那隻青鯖玫瑰和星星,那傢伙八成收到就把它們扔了吧?


如此想著,中原中也隨意望向身旁街景,卻感一絲落寞在心裡潛伏著。


「到了~」前方傳來太宰的聲音。

「偵探社的宿舍?跟你以前住的地方還差真多。」

「唉呀沒辦法,偵探社跟你們港黑不一樣啊~進來吧。」太宰治把中原中也推進屋內。

「所以說,你到底要讓我看什⋯⋯」

「看到了嗎,小矮人。」

「⋯這種破東西你還留著幹嘛?」

「你送的禮物我怎麼可能會扔了?」太宰治說話的同時,從中原中也的背後環抱住他的腰,嘴靠著他的耳朵輕聲說著。


在他眼前的,是先前他送給太宰治的禮物——以玻璃瓶為盆、星辰為土,寶藍色的玫瑰佇立其中汲取其中的光輝,在窗外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中原中也腦中一片空白,只覺有火從耳邊開始燃燒,直到整張臉都熱辣辣的;他急忙想從太宰治的懷抱掙脫卻發現身後人將他抱得更緊。

「我想你了,中也。」太宰治從旁拿出他先前準備好的玫瑰,將之遞到中原中也的眼前,鮮紅欲滴的。「你願意再度回到我身邊嗎?」

中原中也將玫瑰接了過來:「嘖,紙做的,你以為這樣就能打發我嗎?」

「你當初送我的不也是紙做的,而且摺的更爛。」太宰治輕笑,將中原中也牽到桌前,另遞給他一瓶星星:「這裡也有我新摺的,這樣夠有誠意了吧?」

「哈!你在說笑話嗎?想得美!」

「小矮小不能太貪心啊!」

「你再說一遍我就把這些東西砸爛順便砍了你回去跟首領交差!」

「好好~不說就不說,你看你把原本很好的氣氛都搞砸了~」見中原中也還要發作,太宰治趕緊回到正題:「把瓶子都打開吧,中也。」

中原中也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但還是將瓶子全都打開;太宰治則將藍玫瑰取出,把中原中也手中的星星倒到原本的大玻璃瓶內,接著再把另一隻手中的紅玫瑰接過來,開始把兩朵玫瑰的莖纏繞在一起。

中原中也一手撐著頭,看著自己的前搭檔完成一系列的動作:纏繞完畢,放回玻璃瓶中並蓋起。

「這樣,漂亮嗎?中也?」太宰治湊到中原中也眼前。

「滾。你這樣我都看不到了!」中原中也用力的推眼前男人的臉,臉上一片薄紅。

「說謊,中也,你明明都看到了。」太宰治抓下對方的手,將人壓在身下;中原中也仰視這名跟他糾纏二十多年的男人,眼裡溢著星光。他感覺往後的日子可能沒辦法擺脫這名無賴的男人了。

「不然,你想怎樣?」中原中也直直望進太宰治的眼底。

「我想這樣——」太宰治緩緩低下頭,將唇印在對方的兩瓣柔軟上。





桌上的兩朵玫瑰,一藍一紅的,在星塵的滋養下蕩漾著耀人的光輝。


Fin.


(悄聲求評?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