蜥蜴咭咭咭

【本宣 /预售】文豪野犬/双黑/小说个人志《绝望するな。では、失敬。》

幫宣~

陆淮青:

本宣求支持٩(๑`^´๑)۶求爱心和小蓝手!!!
爱你们哒!!!感谢感谢感谢非常各位帮助过的朋友!!!


魏琛:




Sale/贩售


预售时间:2016/9/19/20:00—9/30/12:00


预售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w4071-9112866180.1.BGhsdN&id=538582799094


通贩代理鲸鱼组


场贩预定:12/3-4日 CP19


微博抽奖:http://weibo.com/1789492387/E8S1MBtUm?type=comment#_rnd1474198793125


 


Staff/工作组


执笔:颜未臣 @陆淮青 


序言:边  南 @边南 


插图:Cadsu @かつ 


特典:Yabu @YABU_呀不 


排版/设计:玖下染 @沉砚。 


Present/赠品


A-Z  PLOT  LOMO CARD 共六款


[分别对应所收录的六篇文章]


-预售期  CARD×3


-通贩期  CARD×2


 


Indult/特典


-预售前50赠送


-加购8RMB/个


Try to read/试阅


A-D 《一朝清晨一朝雨》


“太宰,你可真是令人讨厌啊……”


他们无端相厌,难免不是另一个极端。


当很多很多年前,他们仍是孩子与少年,头顶是丝绸般的天空,身下是苔藓和书本,他们有没有一起梦想过关于这个世界的故事?也或许他们真的讲了许多故事,破碎到没有情节、早已模糊到彼此淡忘。


还有某年某月,角落的彤云里飞翔着聒噪不止的白鸥,他们站在很高很高的礁石上,面朝大海,脚踩黄昏,接着年少无知时的吻。中原中也咬破了太宰治的唇,血液混进他们的唾液,在舌尖和口腔黏膜辗转之间被饮尽,剧烈的心跳声和翻涌的海浪声混作一团,什么也听不见,只有那种澎湃得快要胀破心脏的情感撞击着少年的热血,燃烧着青涩的爱恋。


海水潮汐似乎就要涌上天际,暮色融化了彼此的脸庞,记忆里的种种所有统统记不清,唯有那种他现在想来过分高涨的情绪,感觉无比深刻。


到底是喜欢那时的少年,还是喜欢那时喜欢着少年的自己?


答案是一面模糊的镜子。


太宰治只是笑笑,抛去那些庸人自扰的问题和画面。岁月的尘埃无边,该忘记的已经忘记,该留下的永远留下,该死去的不曾复生。


还好,他仍然对人类满腹恐惧,也仍然没法对人类死心。


E-H 《Sand and Foam》


太宰治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之间朝他微笑,眸眼里光芒流动。长长的风衣角掠过肮脏的墙根,随即被染黑。


有细小的风流从他们之间穿行,Omega甜腻的味道似幻似真,中原中也皱起眉头:“你为什么还不去死,大早上的好心情都给你败坏了。”


太宰治朝他眨眨眼:“死亡可是一种艺术,不美丽的死亡我是不会答应的。”


中原中也收起枪,冷冷地笑:“我祝福你。”


太宰治跟在中原中也身后,两人一起走出黑手党的仓库据点,留在背后的只有鲜血和尸体。死神藏在暗处收割亡灵,海浪撞击礁石与海滩的声音忽远忽近,清澈明朗的天空偶然飞过一只白鸥,发出一声长鸣。


中原中也恍然想起,尾崎红叶曾在他面前点起一支长烟,嘴唇的胭脂殷红。她目光淡淡,与他说:“你若想占有某种东西,千万不要求之。”


她的笑容温婉却又神秘,眼波流转,风情万种,葱白的指尖从他的眼角堪堪滑落,她又一次称赞了他的眼睛。


“真美。”


只有心存秘密之人,才能猜透别人心中的秘密。


I-L 《花事》


疼好似他胸口的心跳,一瞬跃起一瞬止息,像是寄宿他身体里的另一个生命,鲜活跳动。他咬着下嘴唇,不愿去想关于太宰治的种种。


可是脑海中的记忆偏偏就在反复回放着他早晨忽然遭遇那人的情景。


那个画面的伊始,是他推开花房玻璃门的瞬间。他的内心竟然涌起一股之前所没有的紧张,暗暗绷紧了肩背,心脏缩成一团,脉搏怦怦似乎就在耳边。


太宰治就站在光芒下面。


缤纷的花朵睡在他怀中。


中原中也几乎可以还原出那时所有他以为自己不曾在意过的细节……空气里的湿度,花的味道,日光的角度,大理石的花纹,乃至一只顺着花丛爬上太宰治肩膀的褐色蚂蚁。


他都记得。


——那个人就只是存在着,便几乎惊醒了他所有的感觉。


这是事实,但他永远不会承认。


回忆不断往复,他的痛苦只能俱增。


M-P 《Mr.Black》


那种瞬间的情感忽然像是一层温热的海水漫上胸膛,他克制住自己莫名的躁动,走向青年。他身上潮湿水汽像是阵雨一样缓慢散开,带着沁凉的冷意,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朝他抬起头,口齿间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


太宰治俯下身,一腿压上床铺,一手则握住他白皙的脸颊,指尖有意无意地蹭过他耳垂,眼里似有潮水流动,晃动着令人看不懂的东西。他们对视着,纠缠的目光、过分亲昵的姿势和动作都显得太过暧昧。


“你要干嘛?”中原中也的口吻强硬,眼睛在一瞬间变得凶狠起来。


但太宰治实在太过于了解他,简简单单地就能识破他这不算高明的声厉内荏。也说不清是出于怎么样的恶劣心思,太宰治故意压低了声音,眼睛微微眯起:“突然想吻你。”


中原中也:“……”


妈的,这神经病是不是中了邪?!


但可怕的是,他竟然会心跳加速!


咚——咚——咚,每一下的跳动都似乎在撞击着胸膛。


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手指间灵活转动的陶瓷刀片已经掉在了被面,湛蓝色的眼睛竭力作出怒意以掩盖其中的紧张与慌乱——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手指捏紧了被单。


太宰治轻佻地扬了扬眉眼,细长的眼尾藏在垂下的黑色刘海里,几滴未及擦干的水珠从发梢处垂落,滴在他的眼睑下方,在光线里闪烁,宛若一颗性感而风流的泪痣,在深夜的暧昧之中,游移着不为人知的隐秘冲动和抵死缠绵。


他如同触碰蝴蝶的翅膀一样,轻柔而缓慢地亲吻,像是害怕他飞走、远远地离开。中原中也闭上了眼睛,接纳了对方略微冰凉的唇与火热的舌,渐渐不再抗拒那些藏在灵魂深处的偶然情动,他的双手搂上了男人的脖颈与后背。


Q-U 《一期一会》


太宰治轻笑一声,就地坐了下来。树林地面是柔软的青草地,被晚风一吹,草叶如同碧绿的海浪一样上下起伏,零星的虫鸣喧嚣,夜晚愈加静谧。


凤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停在了他伸出的指尖。皎洁的月光如潺潺流水,勾勒着他俊逸的五官,微微上扬的眼尾一线又细又长,琥珀般的瞳孔映照着夜的星空,唇角凝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些年过得好吗?”


“就那样。”中原中也随意答道,顺势也在他身旁坐下来。


“那有喜欢的向导吗?”


“……你问这个干嘛。”中原中也的目光有些闪烁。


太宰治偏头看他:“你是哨兵,再几年,你一个人是撑不住的。”


“又不是我想当哨兵的!我宁愿我还是那个和你一起住在贫民区的穷小子,像普通人一样憧憬未来,手上不需要沾染鲜血和人命,眼里不需要目睹罪恶和死亡,一辈子平平凡凡地活着,就好了。”每一次,几乎是每一次,他都不想面对这样的生活。也许睁开眼,只是一场梦多好——


“反正现在有我陪你了啊。”


中原中也听见了自己血液奔流的声音,瞬间放大的心跳声就响在耳畔,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了他和他。他曾猜想过很多次他们重逢后的对话,独独未想过这一句。


他以为他们会争吵,会打架,也许三两句便双双负气离开,相见不如怀念。


V-Z 《氷面鏡》(怪谈Paro/未公开


也许是在被窝里睡久了,他白皙的脸颊与鼻头有些红,柔软的嘴唇微微张开,隐约可见白净的贝齿。太宰治低垂的褐眸满载柔光,温热掌心摩挲着青年的脸,一时间他有好多话想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想静静地看着他。


他想起了他的使命、他的画笔,目光望向放在角落里的包。


太宰治走过去取出纸笔,坐在中原中也身边——这是他第一次那么的、那么的想要画下一个人的模样。他的头发是夕阳一般温暖的橙色,清澈明亮的眼睛宛如宝石宛如天空,小巧的唇瓣仿佛初绽的玫瑰一样柔软,他总是穿着玄色的和服、踏着木屐,白皙的脖颈高傲地扬起,优雅高贵、却又敏感锐利。


许多、许多不同神情的他,出现在他的笔下,幸好那些他以为一晃而过的场景和画面,早就被异动的心潮通通铭下每一个无意间的细节。每时每刻想起,颜色始终妍丽、线条始终清晰,他只需灵巧的手指与腕部,便能通通还原下来。


冥冥之中,他似乎摸到了命运的轨迹。


也许,他等候的不是一场神迹般的雪,而是一个足以牵动他心神的人。


 


-最后,再一次感谢点小蓝手、小爱心的诸位୧(๑•̀ᴗ•́๑)୨


有什么问题可以于本Lo下留言或是微博私信@舞榭孤笛剩离歌




评论

热度(237)